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民工兄弟网   > 诉说
产业工人的全国人大代表:再发职工文化之声音
〖发布日期:2020/6/4 9:32:43〗 〖来源:中工网〗〖作者: 〗 〖点击量:

编者按:全国人大代表郭锐认为,只有让人更有尊严地去从事技术工人工作,他们才愿意主动学技术,当一名好工人。让每个人都认可当工人是一份很荣耀的职业,中国制造业的明天才会更好;可以设立国家级的产业工人奖项,鼓励广大工人向着最高目标努力奋斗,增强产业工人职业荣誉感,让工人成为体面、有尊严的职业。全国人大代表鹿新弟认为,如何建设一支高素质的劳动者队伍,如何让这些怀揣绝招、绝技、绝活的大师传承工匠精神、劳模精神,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!

  我们认为,以上两位产业工人的全国人大代表的声音,实际上就是职工文化的声音。因为,企业文化提升的是管理的水平,是“要我做”的文化!职工文化体现的是职工的素质,是“我要做”的文化!职工文化展现的是职工的声音、智慧和综合素质以及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!从这个意义上讲,职工文化是“职工有尊严地从事工作”的文化,是“职工愿意主动当一名好职工”的文化,是“职工为国家更好明天奋斗”的文化,是“职工向最高目标努力”的文化,是“职工职业荣誉感”的文化,是“职工有体面和尊严的职业”的文化,是“建设高素质劳动者队伍”的文化,是“展现职工绝招、绝技、绝活”的文化,是“传承工匠精神、劳模精神的”的文化!

  双重角色:一线工人、全国人大代表

  郭锐,现为全国人大代表、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钳工首席技师、中车首席技能专家,从事高速动车组转向架的装配制造工作。

>


  因为技术过硬,郭锐有幸成为“第一代高铁工人”。郭锐出生在一个铁路世家,“我的祖辈、父辈都是铁路工人,因此我也见证了中国轨道交通行业的发展历程,并亲身参与了从‘绿皮车’到‘和谐号’的转型,再到‘复兴号’ 的飞跃。”

  进厂二十多年,从学徒工到一名合格的工人,到高级技师,再到今天的中车首席技能专家,身为一线工人的郭锐实现了华丽转身。曾经面对多个转岗的机会,但郭锐始终选择留在他热爱的生产一线。

  2018年,郭锐首次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参加了全国“两会”。到企业和技工院校调研的过程中郭锐发现,一些企业办的技工院校,教育资源和资金都比较紧缺,很不利于技能人才的培养,而在我国制造业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,技能人才的关键不言而喻。这一年,郭锐在全国“两会”提出了“大力加强技工教育扶持的建议”。

  2019年,郭锐注意到很多技术工人从技校毕业后,拿的是高级技工、预备技师的职业资格,按照相关政策规定,应该享受与大专及本科学历同等待遇。但由于没有相应的学历证书,实际工作中很多待遇并不能完全落到实处。这一年,郭锐在全国“两会”提出了“对技工院校毕业生核发相应等级学历证书”等建议。

  不难发现,郭锐的关注点始终落在一线工人、技能人才上。

  “我就是来自一线,我清楚一线工人的所思所想,他们最关心个人成长,包括工资待遇、技能培训和职业晋升这些话题。有机会我就同大家多交流,把大家的心声和所思所想反映到我的‘人大代表建议’中去。”郭锐说。

  言为心声:为基层技术工人代言

  回顾2019年作为人大代表履职的这一年,郭锐有满意的地方,也有不太满意的地方。让他略感欣慰的是,他提出的建议都得到了各部门的重视和回复,有些方面各部门也在持续推进,“很多政策的推进需要过程和时间,但只要有进展就是好的。”郭锐告诉闪电新闻记者,他留意到一些企业也在不断落实,开始改善技工人才的各项待遇,也增加了对工人的技能培训、使用、评价等,这和他去年年初提出的建议不谋而合。

 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有些问题在改善,但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持续关注和推进。2019年,郭锐的关注点没有发生变化。在履职过程中,通过座谈会、工会代表会议、大师工作室参观学习,还有到各地的会议交流等各种形式,郭锐继续收集一线工人、技能人才的“心声”。

  “他们希望提高技术工人薪资待遇,希望企业能够提供更多职业技能培训的机会,这关系到他们的技能水平提升和职业资格等级晋升。”郭锐解释说,一线工人期待高技能人才培养机制完善的心理,是可以理解的,这和他们将能获得的社会地位、社会认可度息息相关。

  郭锐希望,通过完善高技能人才培养、使用、评价、激励机制体系,保证体系的落实落地,改善现有技能人才的处境,“只有让人更有尊严地去从事技术工人工作,他们才愿意主动学技术,当一名好工人。国家层面要提倡和鼓励高等院校的大学生、研究生充实到工人队伍中,并提高其技术工人待遇水平,让每个人都认可当工人是一份很荣耀的职业,中国制造业的明天才会更好,中国制造的品牌才会更加亮丽。”

  2020年,时间又向前推进了一年,新冠肺炎疫情耽误了一些计划,却终归不能阻止人们向前的脚步。再过几天,郭锐将带着他收集到的新的“工人心声”,再次踏入全国“两会”会场。

  郭锐的关注点依然没有发生变化,但也加入了新的思考。除了将继续建议推动各项提高技能人才各项政策的落实落地,他希望国家能从更高层面上,为产业工人建立国家级荣誉,例如,可以设立国家级的产业工人奖项,鼓励广大工人向着最高目标努力奋斗,增强产业工人职业荣誉感,让工人成为体面、有尊严的职业。


近年来,国家不断加大对技能人才的重视力度,2020年“两会”,多位代表委员再次聚焦技术工人待遇问题。其中,全国劳动模范、大国工匠的全国人大代表、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高级技师鹿新弟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近几年,各级政府对提高技术工人待遇问题非常重视,出台了多个文件。“但是,我们也看到一些企业,包括民营企业、国营企业甚至于央企,没有严格按照各级政府下发的文件执行,导致政令得不到落地,令职工非常伤心,也导致一部分职工离职,留不住人才。”因此,今年“两会”他提交了《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建议》。

<
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高级技师鹿新弟

  鹿新弟认为,在这样的环境下,如何建设一支高素质的劳动者队伍,如何让这些怀揣绝招、绝技、绝活的大师传承工匠精神、劳模精神,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“有些企业不执行政府的相关政策,是出于效益方面的原因,也有的企业是出于戴有色眼镜看人,标准不一样。因此,现在这些政策的执行仍需得到政府的指导。”

  相关数据显示,目前全国的就业人员有7.7亿人,技术工人有1.65亿人,其中高技能人才有4700多万人,技术工人占就业人员比重约为20%,高技能人才仅占6%,这两个数字与国际上比较都是比较低的。

  调研数据显示,用高素质技术工人队伍支撑可以满足高质量创新发展。鹿新弟建议,企业应该大力弘扬劳模精神、工匠精神,鼓励一部分有一技之长的技术工人转变成技术业务骨干,让技术业务骨干转变成既能传授技艺、又能引领广大工人为中国制造和中国智造作出贡献的一线带头人,让更多一线工人成为工匠。

  对此,鹿新弟进一步提出了以下5个方面的建议:政府应该建立督导、考核机制,跟踪落实各层级政策文件落地情况;有的文件规定由企业给予高技能人才专项津贴,但是多数企业不执行。国家应该建立一套完整的奖励机制,给予这些获得过国家级荣誉的高技能人才专项津贴;设定时间表,将高技能人才的年薪制和股权、期权激励尽快落地;现在国家技工职业资格等级有五级(高级技师、技师、高级工、中级工、初级工),几十年没有改变,已经不能满足新时代日益增长的需求,应该在国家层面统筹考虑增设特级技师或首席技师;实行高技能人才在企业工会组织中挂职和兼职。

  “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意见》等文件的出台,确实会对留住、培养技工人才起到很大的积极作用,但留住、培养人才的关键还要看环境。要想走好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‘最后一公里’路,搞好高技能人才的培养环境是前提,也是长久之计。”鹿新弟谈道。

  记者了解到,除了提交《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建议》,今年两会,鹿新弟还带来了其他4个建议,包括《关于印章业治安管理尽快立法的建议》《关于举办高等院校科普开放日的建议》《关于新建住宅强制预留逃生通道和设施的建议》《探索和推进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跨区域集中管辖的建议》。

  其中,关于印章业治安管理,鹿新弟提到,印章作为维护和体现社会诚信制度的一种手段和凭证,在我国的政治、经济和其他社会活动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由于印章对社会活动的重要作用和意义,往往容易被不法分子所利用,成为不法分子牟取不正当利益或进行其他目的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,加强印章刻制、变更、建档、缴销等管理活动尤为重要。

  因此,他在建议中重点提到,支持国务院推行的“放管服”改革,但是在我国的政治、经济和其他社会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的印章等特种行业,不应该全面放开,还是应该设定一定的门槛,来保证印章的正确性、有效性和特殊性。即从印章刻制企业的审批、认定入手,严格把关、严肃标准;政府相关部门严格审批、控制印章企业数量,应该统筹考虑印章市场份额,不能供大于求,避免出现恶性竞争现象。(来源:职工文化网)